猫与长靴

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两个八分傻蛋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聚聚实力挽尊战哥...服🤘🏻

少年啊 (陈泽希生贺)

写在前面的话:

首先祝泽希聚聚生日快乐! 

一个聚聚回京的脑洞。食用愉快,文笔不佳,望海涵。 

不接受一切形式的人参公鸡哈。 和谐相处,友爱你我他。 

 

背景:陈泽希回北京,少年们出道前。

Warning:友队出没,主小白月希光,希光偏兄弟情,无其他西皮。

 

0.

我们用人生最好的年华做抵押,去担保一个说出来都会被人嘲笑的梦想。

 

 

1.

挂断公司电话通知的陈泽希实际上还是懵逼的状态。比赛结束已然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说的好听点叫休假,不好听点,叫流放。

 

一个多月中,他有时候会梦到比赛的日子,梦见shadow里夏之光紧紧托着他的后脑勺向后倒的样子,然后他在触地的那一瞬间醒来,眼前没有夏之光舞台上傲气挑衅的面容,只有沉默的天花板。有时是梦见兄弟们出道了,庆功宴上嘻嘻闹闹,梦里他们的样子像是和比赛时不一样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变,而他像是上帝视角一般站在另一边冷静的看着他们拥抱,穿着第一场舞台的黑夹克红鞋子,像是一个来自过去的幽灵。

 

那些过去的比赛就像是黄粱一梦,他退场的时间不早不晚,然后梦醒了,他便又回到了现实生活中。

上上网、跳跳舞、剪剪视频、和朋友出去疯一疯。

没有上不完的训练课,没有BOSS团或好或坏的评价,没有舞台上炫目的灯光,没有台下粉丝的呼喊。

后来和白澍一起在宿舍阳台解烟瘾时,他开玩笑似的提起这些梦,白澍拍了拍他的肩,什么都没说。

 

陈泽希躺在床上有些犯空,然后打开五人的微信群,发了条消息说自己要回北京了。又回头想了想,给老谷也发了条。

——儿子想爸爸没,爸爸这就来北京解你忧愁。

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复,估摸着他们正在上课,陈泽希放下手机准备先去洗个澡理理自己还尚是混乱的思绪。

 

终于是要回去了啊。

 

 

2.

偌大的练习室里,刚结束表演课的少年们正坐在椅子上挺尸,高强度的台词和形体表情训练让人叫苦不迭,夏之光不负网瘾少年的属性拿出手机准备刷微博,锁屏界面里的消息却让他瞬间当机。

 

“泽希要回北京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肖战,他凑过去看了看夏之光的手机屏幕,然后宠溺的揉了揉夏之光的头。

“我们光哥这下要高兴死了吧。”

 

夏之光握着手机用力的点头,嘴角噙着难以抑制的笑意。他抬起眼看着肖战像是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又放弃似的呼了口气骂了句“泽希这个混蛋”。

肖战笑着理了理夏之光刚刚被他揉乱的头发,假装没有看见那双凤眼里涌上的泪光。

 

小孩子啊,虽然知道有些东西谁都无能为力,所以从来不和别人提起,可是心里总是执拗的放不下那些盼望。沉默的心愿像是埋在茂密丛林最深处的种子,抵着现实的严寒,终于在今天开出花来。

 

 

“沈膜东西!?!?泽希要回来了?!”

由于刚刚和台词的厮杀太过用力,站在原地反应了半天才转过弯的彭楚粤惊叫出声。

 

“你怎么这么呆啊,现在才反应过来,嫌弃。”

“拜托你也才反应过来好吗白澍?”

“反正比你快。”

白·撩完就跑·澍也凑过去看夏之光的手机屏幕,留下彭楚粤一个人在原地翻了个欢式白眼。

 

“哎他发什么了我也要看!你们给本王留个位置啦!!!”

 

五人的微信群里安静的躺着一条消息

——宝贝儿们想我没,大后天北京见啊。

 

 

3.

洗完澡正擦着头发的陈泽希打开手机便是消息轰炸,夏之光在群里追着他问机票定了没,什么时候到,先到公司还是先来宿舍,到时候和他们一起住吗,是不是来了就不回去了,看他长时间没回复还单人聊天再发了一遍问他是不是骗人啊。陈泽希一边笑话自己的弟弟真是沉不住气,心里却又美滋滋的想着我们光哥就是挂念我没白疼他,一边一个个的回答起他的问题

——大后天中午到,先去公司

——住宿公司说有安排,没说住哪

——来了就不回去啦,没骗你的

——记得你要给哥哥我翻一百个跟头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光哥是不是特别想我啊 /坏笑/坏笑

 

半天没等来夏之光的回复,倒是白澍回了一句“光哥被欢欢赶去洗澡了,你什么时候来宿舍啊,爸爸可想你了儿子。”

——哟才多久不见儿子就变老子了,来来来,等我回来了告诉你谁是爸爸。

——吾儿叛逆伤我心/心碎

 

陈泽希笑了笑没回,返回去看见谷嘉诚给他的回复。

——去你的爸爸

——白眼.gif

——什么时候到,之后怎么安排??

——大后天中午到,先去公司之后再说。

——行,快回来啊兄弟等着呢,球场上虐你。

——是爸爸虐你哈哈哈哈

 

最后一句话刚发出去,便收到了一个来自夏之光的视频聊天请求。

 

“泽希!!”

 

夏之光的头发上还挂着水滴,脸颊带着热气蒸腾出的红,大抵是一洗完澡就看到了消息,迫不及待的就敲了个视频聊天过来。

 

“光哥这么想我啊?”

“夏之光你屁股硬了啊!!头发都没擦干呢!!”

”哟一个月不见粤粤你还是这么有精神啊!“

”泽希快快快回来,光光我是管不住了,快回来管管他,他屁股硬了都不听话了!“

”哎呀粤粤我知道啦我和泽希聊天呢!“

戏精上身的彭楚粤捂着胸口一脸受伤,“就知道你泽希哥哥,本王真是太伤心了,快,肖战你在厨房吗,给本王带个橙子冷静一下。”

刚洗完车厘子的肖战翻了个白眼,顶着一张冷漠脸把橙子塞进彭楚粤怀里。”来光光吃水果,你欢欢哥哥今天没吃精神药啊。”

“好啊你们这帮人都欺负本王。”

 

 

——泽希你几点到啊,要不要我们来接你啊

——光哥你别急,我中午就到了,先得去公司啊。

——光光那天还要上课的别闹。

 

”光哥有了他泽希哥哥还记得啥啊。“听见客厅闹腾的白澍和谷嘉诚也从房里出来了。

——哟陈泽希我的好儿子想爸爸没啊!

——我是你们爸爸,等着爸爸回来虐你们啊。

 

一帮人吵吵闹闹没多久,大门开了,带着郭子凡和赵磊去超市的伍嘉成三人也回来了。

彭楚粤拿了条毛巾盖夏之光头上,又翻出个自拍杆给手机安上。夏之光无奈的想自己还没说两句话呢怎么单人视频就变成了大混战,心好累。

 

——哎泽希泽希你生日那个视频好神啊!!回来教教我!!

——好啊回来我给你也拍一个伍嘉成48。

 

——泽希聚聚你们工作室招不招美工啊,工资好说啊。

——哈哈哈哈好啊,年薪800你来不。

 

——泽希我给你P的图特有艺术气息吧。

——粤粤你给我在北京等着啊。

 

——哎呀我都没和泽希说上两句话呢。

——啧啧啧光哥啊……

被哥哥们群呛的夏之光瘪了瘪嘴安静的往嘴里塞车厘子,表示我不说话了。

 

………………

 

陈泽希看着屏幕对面熟悉的兄弟和熟悉的混乱场面,慢慢感到安心起来。

 

 

4.

终于闹腾完的哥哥们各自收拾收拾回了房间,夏之光在被欢欢队长强行擦干头发之后捧着自己心爱的小手机上了床。

 

——泽希你睡没啊

#您收到一条视频请求

 

慌慌张张的点了确认键,陈泽希刚叫了一声光哥就看到对面的小孩匆匆忙忙的找耳机。

他安静的等着小孩插上耳机,听到他软软的叫了一声“泽希”。

 

私底下的夏之光像是颗牛奶软糖,甜甜的奶奶的,又软又好捏,十六七岁的年纪里疯狂的想要快些长大,可调戏一下就会脸红,脸皮子薄的很。

就是这样的小孩子,每次摆出一副软萌的天真模样时,你就会下意识的对他温柔起来。

 

陈泽希笑着叹了口气,又换上一副调笑的姿态。

 

——光哥啊,是不是特别想哥哥我啊,乖乖等着哥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啊。

——特别想,好吃的要带回来,你也得回来。

 

屏幕那边的小孩子点点头,没有任何扭捏。陈泽希看着夏之光毫不躲闪的目光,总觉得被调戏的那个人是自己。他带着笑点点头说好好好,然后听夏之光絮絮叨叨的开始话唠。

 

他说上演技课老师总说他演的情绪太过让人觉得尴尬,说声乐老师又夸自己进步了。又说舞蹈课上教的自己都记得特别熟,可是上次你教我的动作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你回来给我抠一抠。

他说宿舍楼下有家特别好吃的夜宵店,老板会做辣椒炒肉可棒了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吃。还说树苗的刘海又被剪的更乱七八槽了特别傻,你可别告诉树苗是我说的。

哦对了,欢欢和小伍两个人每天早上都拿尖叫鸡叫我们起床可折腾了,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把他的尖叫鸡藏起来吧。

 

陈泽希边听边耐心的回着说好。然后他听到夏之光说

——泽希,我在北京可努力了,哥哥们也对我特别好,我过得挺好的,可就是总觉得缺了你。

小孩说完低下头害羞的笑了,随后又强装镇定的清了清嗓子。

——不过你终于要回来了嘛,那我就什么都不缺了!

 

陈泽希突然想起自己被雪藏后夏之光说的“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去找你”。想起小孩在少年频道里画的夏之极光和陈美猴王。

他呼了口气,看着屏幕那头的夏之光。小孩的头发已经干了,刘海软软的垂下来,眼睛大大目光灼灼。陈泽希的心里就这么柔软起来。

他告诉夏之光这段时间还在换季不要像之前一样又感冒了,说自己认识了新的舞社朋友下次带你认识。说哥哥这段时间在长沙过得挺好的,从加拿大回来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好好陪陪父母。说自己妈妈看到你的回复夸你懂事想见见你,又说上次那件衣服这次哥哥就给你带来送你。

他笑着提起自己和朋友的趣事,说之前去韩国的旅行。

 

别的不说,哄夏之光这件事陈泽希还是拿手的。他比夏之光大了八岁。小孩子总是以一种仰望的姿态在看着他,觉得他跳舞帅身材好还会剪视频样样都棒,他说什么夏之光都会认认真真的听。

 

 

5.

郭子凡洗完澡打开卧室门就看到夏之光坐在床上戴着耳机,而一直被摆在床头夏之光万分爱护的猴子娃娃掉在了地上,他拿起玩偶递给夏之光,“这猴子你平时不都宝贝的要死吗,怎么就让他掉地上啦。”

 

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才看到正和夏之光视频聊天的陈泽希,郭子凡瞬间就戏精上身。

——希哥你不知道夏之光啊可宝贝这个猴子了,不给打不给揉的还抱着睡觉,这下有了真人都不要娃娃啦啧啧啧!!

——子凡你不要瞎说啦!我哪有!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我去找磊磊还有战战玩了不打扰你们相会啊。

傲娇宝宝郭子凡翻了个白眼关上房门表示室友又开始秀恩爱了我真是没眼看。

 

 

陈泽希看着闪过的郭子凡和炸毛的夏之光笑的花枝乱颤。

——看来我们光哥真的是很想我啊。

——你不要听子凡瞎说啦!

——我们光哥不要害羞嘛。

——我没有!!啊啊啊我要睡觉了晚安晚安!!

 

视频聊天在夏之光炸毛的样子里被切断,陈泽希躺在床上笑着发过去两条消息之后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准备睡觉。

——不要害羞啊,哥哥马上就回来看你。

——早点睡吧光哥,晚安。

 

过了没几分钟想了想又发了条语音。

——光光,你不是说我去哪你都会来找我吗,这次换你泽希哥来找你。

发完语音的陈泽希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夏之光传染了,要不然情话说的比谁都顺溜的自己怎么会现在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脸颊发热。

 

放弃般的把脸埋进枕头里,还是快睡觉吧。

而那头的夏之光听完语音后,翘起的嘴角就再没放下过。

 

 

人与人的相处总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就像夏之光带着少年的单纯与朝气,也带着青春期细密的心思,而陈泽希自由放纵不羁潇洒,刚开始没有人想到两个人会碰撞出这么亲密的火花。可生活最有趣的就是惊喜,比如夏之光在陈泽希的带领下台风越发霸气撩人,而陈泽希虽然没有肖战那么细密的心思,可以事无巨细的考虑到夏之光的情绪,却仍旧一次次的宠着夏之光依着夏之光。偶尔玩笑开大了,小孩的粉拳砸上来后,又拍拍夏之光的背给小孩顺毛,搞得白澍和谷嘉诚老私底下调笑他是奶爸。

得,奶爸就奶爸呗,陈泽希每每看着夏之光亮晶晶的大眼睛想,奶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6.

#两天后

 

少年们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正准备理理东西回宿舍。

 

练习室的门开了。

 

看清来人后夏之光奔过去扑了个满怀。

 

 

陈泽希稳了稳身形拍了拍夏之光的后背,和兄弟们一个个拥抱击拳。

他恍惚想起之前的那个梦,可梦总是反的不是吗,他不再是一个站在上帝视角的旁观者了。

 

你看,我和我的兄弟们在一起呢。

虽然我们还没能在舞台上唱自己的歌,但在一起的时候,那些独自一人时不敢想象的未来,好像也开始有了轮廓与模样。

 

 

少年啊少年,总是用人生最好的年华做抵押,去担保一个说出来都会被人嘲笑的梦想。

 

可被嘲笑又如何呢。

我们走过漫漫长途,走过蔓草荒烟,曾经失望失落失去方向,但只要路还在继续,梦还没燃尽,就还能相信那些不甘心的泪水与汗水,那些恶意的诽谤与中伤,总有一天会成为最温柔的茧。

 

而我们,终将破茧而出。

 

-END-

 

写在后面的话:

对能把我这种流水账式的文章看到最后的各位朋友表示万分感谢TAT

整篇文都是来自我想要聚聚快点回北京而产生的脑洞千万不要当真哈。

凌晨刷到光光和直男line的秒拍真的很感动吧,感谢相遇,感恩相知,愿长路漫漫仍能同行。

希望聚聚快点回北京相聚吧。

 

最后希望少年们不忘初心,永不狗die哈!Ty能给点力给他们快点出好的作品证明自己就好了:(

总之,前路未知,旧路依稀。除了坚持,别无选择。


一个小甜饼脑洞

想看哥哥回京弟弟去接机,他哥伸手呼噜弟弟的头毛,弟弟毫不犹豫一个小粉拳就上了,然后低下头忍不住甜甜的笑。

比痛苦更可怕的是遗忘。
那我不要遗忘。

我喜欢夏天的雨
雨后的光
和任何时候的你

偶读青慕的三行情诗发现这首《喜欢》,脑中也就只能想起你啦。
时间慢些走吧,不要让我的少年被推攘着长大。

春已来,夏未至。愿今年夏天你真能成为最闪耀的光。